Thursday, 9 July 2020

有感

总觉得我一直都在茫然。

我的人生到底要走向何方,我依然没有方向。

最近每天早上都很想赖床,很想翘班。中学时期的宏图大志早已无处可寻,从前的大将之风已不复存在。再多的正面思考也无法让我重振旗鼓。我自大学起就一直蹉跎岁月,直到现在仍然拖着沉重的脚步姗姗匍匐。每天清晨对现实的无力感,傍晚见夕阳的缅怀,日日夜夜重复的节奏。我想找适合自己及自己喜欢的工作,但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我想这可能不关乎我目前的职业。自中学时代我每天早上都会郁郁寡欢,直到大学上课也一直看表。也许我天生就是懒惰的人,只要悠哉的过日子。也可能忧郁是我基因组成的一部分,无论如何高兴,也会落地哀愁。

其实人生何苦。在儿科部,看着那些患病的婴孩及母亲,若干年后他们将成人。那时,周遭的人们将忘记他们依然有着爱他们的母亲,而责骂、鄙视他们。成人之后要对自己的行为和能力负责,却不代表可以任由别人侵犯。医者,宣称对生命的尊重,转头却扼杀同事的心灵。我自己也在反省。当开始对不负责任、表现欠佳的同事心存不满之时,会告诉自己他们也和我一样,在父母的眼中是至宝。更重要的是,上帝也爱他们。大家同样是人,没有谁比谁优越。

好吧,我就是个自由散漫的人。

*
还是喜欢凝视你。

*
最近看见晚霞会想到在澳洲的日子,然后想到她。

Friday, 3 July 2020

在儿科部的第二周

日子依旧没有好一些。

在儿科,无论做什么都要加倍小心翼翼,使得我精神一直紧绷。我不是个很细心的人,小时候做数学题都常常粗心,惹得我妈很生气。

看来我不适合当儿科医生。偏偏儿科部又有一位非常巨细靡遗的专科医生,任何小细节都不放过。譬如说,表格少填了编号。她也不准我们写缩写。有任何过失,她就放声大骂。

这就是人参。

*

有时一晃神,想起我们的过往,心情沉重起来。

*

就是要你陪,就让我留在你身边。

Saturday, 27 June 2020

在儿科部的第一周

很累。

我需要时间去适应新的工作环境。有很多新事物需要学习。除此之外,看顾生病的婴孩压力很大。

一如既往,只能咬紧牙根,撑下去。

特别是在巨大的压力下,我会反思这份工作是否适合自己。挂在肩上的听诊器千斤重,我扛得起吗?

也许这是所谓的人生,但我的人生一定非要这样?

Saturday, 20 June 2020

随性提笔

每当我在沙滩漫步,让双脚沉浸在海水中。我都会想起那天的情景。我们在海边野餐,然后牵手沿着海岸散步。

也许我曾告诉你,我喜欢大海和沙滩。也许我也曾告诉你,能够和我爱的人在沙滩吹海风是件幸福的事。

“如果海会说话,如果风爱上沙,如果某些想念遗忘在某个长假。”

*
我从望后镜看见你的脸颊,很清纯,很美。

Wednesday, 17 June 2020

结束·妇产科

四个月的妇产科训练终于结束。很抱歉,我对于这个科别的知识与技能的水平仍然是半桶水。想起初时在这个部门的不适应,到如今顺利通过训练,还是会觉得惊奇。

其实,前辈们都有说,在妇产科当老板们还不认识你的时候会对你特别的苛刻,到后来大家都混熟了就会对你好。果然,我在这几个月里也经历了这个过程。当他们对你有一定的信任,就会与你有着朋友般的关系。

至于我对妇产科的感想,依然与当年在医学院时的想法没差多少。我不喜欢产科的血腥与时时刻刻都时紧急的状态。我需要一个比较缓慢的步调。虽然如此,到了后来我还是很想把握机会多学一些技能,如如何接生和做一些小手术。除了为了加强自己的竞争能力,也为了如果日后被调派到小医院时可以派上用场。我觉得我日后真的无法胜任在小医院的工作,这是因为小医院没有专科医生,一切都要靠自己。我觉得我完成了两个科别的训练后还是没有应有的水准。因此,我的后路就是逃到澳洲工作。

好吧,下星期在小儿科时再好好努力吧。我四个月前也是对自己这么说的。哈哈。当工作繁忙时,就会觉得把时间投资在睡眠和娱乐时犒赏自己最好的方式。

电脑终于修好了,不必再用手机更新部落格。自己又去翻看储存在云端的旧照片。嗯,那是曾经。

堂哥在脸书分享了一则文章,是关于山门智子的婚姻观。她说她和先生都是各做各的,互不干涉。就连一起出门旅游也一样,只有吃饭时间是在一起。彼此享受彼此给对方的空间。这一套并不适合我,我需要一个能分享我日常喜怒哀乐的人。也就是说,我希望我的另一半能在我喜爱的事物上和我产生共鸣。

*
那天你听了我与前女友的故事,说对于一个女生来说那就是不够爱。

*
所以,我等待。等待茫茫人海中,妳的出现。

Monday, 8 June 2020

最佳组合

由于疫情的关系,我们被分配成三组人马,以避免交叉感染。

这两个星期,纵观三个组别,我的团队是最强的。我起初还以为只是我们实习医生这样认为而已,后来才发现老板们也有同感。

那天就有其他团队的住院医师跟我抱怨,说为什么我们的团队这样强,对她来说不公平。

那对我本身来说,成了一个高标准。我觉得我们就要有良好的表现,不可出差错。当然,错误难免。与我的超级队友共事,也轻松了许多。大家都有一定的办事能力和效率,只是少了一些沟通。这是因为大家都过于自动自发,使得我们之间少了一点点的协调。

还有一个星期我就要放假,然后就要到儿科部了。新的篇章即将开始。

Saturday, 30 May 2020

烦躁的情绪

我过去两周都在“新”的医院工作,生活过得太惬意,导致整个人变得懒散起来。下星期我将会重新回到中央医院工作,心里百般不愿意。

我所谓的“新”医院,其实是砂拉越心脏中心,设立于2010年。听说是由非公立机构出资建造,交由卫生部管理。因此,这家医院的设备都有如私立医院。由于疫情的关系,中央医院妇科、骨科和外科部便借用其病房和手术室。许多非紧急的手术都在那里进行。

能够在如此美好的环境上班,算是符合我儿时对医生这个职业的憧憬。由于医院地点离市区很远,光害较低,我值夜班的时候都会出去走走,眺望星空。

悲哀的是,我电视剧里医生的生活将要结束。其实,这几天的太过空闲,也引发了一些后遗症。懒散算是其一。其二是不知如何善用突然多余的时间。这种感觉有点像是回到还在等待工作的日子,无所事事。

空闲的脑袋就开始胡思乱想。我又开始思考没有答案的人生。又或者,再度回顾及剖析我逝世的爱情。我可怜的爱情,死了那么久还必须承受一次又一次的开棺验尸。结果,还是没有结果。

除了过去,未来也是有想象。我开始工作之后一直都有要逃到澳洲工作的想法。原因有二,一是我单身了无所顾忌;二是我无法过这里医生繁忙的生活。问题在于,我应该去吗?出国闯一闯的勇气我已经没有了,骨子里只留下慵懒的安稳。自己的未来,少了一人的分担我竟然有点彷徨。我的未来蓝图早已失效,现在手中连指南针都没有。我就一步一步地走,一天一天地拖。

不得不承认,我是在混日子。双脚悬空,漫无目的。十年前的宏心壮志,十年后的得过且过。这些年来,是我辜负了岁月,亦是光阴风化了我。《断舍离》似乎非常适合目前的我。我需要再次认识自己,再次面对自己,再次勉励自己。

我和同事之间的关系也值得我去反思。我的个性就是喜欢与人对峙。我不会让自己受委屈。当然,个性强硬必然遭受恶评。其实我大致上和大家都能相安无事,只是遇到一些懒惰、不负责任和诸如此类的同事我就无法忍受。哎,与人共事真难。长大也很难。最难的还是人生。其他同事其实都对他们避而远之,偏偏我无法放任不管。是自己正义的驱使,还是生来爱管闲事。都怪我太爱看漫威电影,拯救世界是我的责任。

就这样,心情反反复复,烦躁不安。

*
我可以每天为你送咖啡。

Tuesday, 26 May 2020

近来不知怎么,有时还会梦见她。梦里的情节我忘了,醒来之后只知道是关于她。那些都不是美梦,却也不能说是恶梦。睡醒后回想起来,会觉得有一丝可怕,具体的情节我却真的无法忆起。

看来时隔一年,伤痛虽已飘散,思念犹然。我看这是好事。我本是重感情的人,绝对无法说散就散,要把一个心上人挪去更不是短期的事。目前,说是思念也许不恰当。她只不过会时不时在我脑海漂过,我并没有想从前那样挂念着她。

分手当天的情景,我哭得撕心裂肺,我狼狈不堪没有尊严,想起我也不再鸡皮疙瘩。

大多时候,脑中浮现的都是彼此曾经的美好。她的淘气,她的可爱。想起当时她说过的话,温馨浪漫之余却隐隐作痛。我对她的承诺,永远无法兑现。

说我还放不下她,或许。但我觉得这不是个问题。何谓康复?这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和时间点。我就这样走着走着,离她越来越远。感恩的是,我已卸下了苦毒,坦然接受这是我人生的一部分。没有她的生活,我还在探索开创。当初和她分分合合,其中一个原因是我懒得重新再和另一个人相识和磨合。我也许不该有这样的想法,最终误了她的青春?

我们之间共同点是有的,最终似乎都被差异打败。我在思索的另一件事,是我能否在她面前展现最真实的自己。随着社会经验的增长,我了解每个人在不同的人的面前都有不一样的表现。这不能说是虚伪,我觉得是人性。最真实的自己应该是很丑陋的。问题在于,在自己爱的人面前,“装”得多少是可以接受的。她从来不喜欢我嘻嘻哈哈开无聊的玩笑,那也是她最初在班上讨厌我的原因。她其实没有改变,变的是我,在她面前隐藏了这一方面的自己。我和一班好友的互动不会像我和她的。也许这根本不是问题,因为情人和朋友和家人本来就有差。

最近和一位朋友聊到我的感情事,他提了一个我从没听过和想过的观点。她之所以会对我和对弟弟的待遇有差别,也许是因为她对我和弟弟的期许不同。对于她的弟弟,她有保护并且照顾他的责任,因此她能够包容他所犯的错误。我应该是保护她的人,她对我的要求就更高了。这是值得我思考的,领悟到的只能留给下一个人了。

拉不近的是远距离,解不开的是未知数。相隔两地让我们成长的节奏有了差异,不同的职业让我们看不见未来的方向。或许,我们相遇之后注定要形成两条平行线,不再有交叉点。

最后,还是要好好地答谢她。感谢我的青春有她,感谢这一路走来的甜酸苦辣。感谢与她的每一段旅行,感谢与她的倾城时光。感谢每一次的牵手,感谢每一次的拥抱。感谢每一句的爱我,感谢每一首的情歌。感谢一起修炼的爱情,感谢许多未完成的事。

*
也许是出于习惯,我需要一个人寄托我的情感。目前那个人,是你。不期许有结果,只是遥远喜欢你。

Sunday, 24 May 2020

聊聊疫情

各大媒体这几个月来都一直报道疫情,网路上也有不同的声音在讨论不同的课题,譬如说如何防疫,戴口罩的必要,行动管制令等等。我看了大家的论述观点,觉得大家似乎都有道理,也就选择不参与讨论,只遵守医院里的指示做事。但身为一名医生,我觉得我可以安全地在这里谈谈我对这些课题的想法。

首先,关于经济和健康。无可否认的,全球封锁有效地抑制疫情的散播,却也对全球经济造成严重打击。俗话说,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只要大家都还健在,经济发展可以重新再来。毕竟如果命都没了,经济好又有何管用。很明显的,这说法符y合我身边中产阶层的人。我们大多本来都衣食无忧,我们现在自然以健康为重。

可是,当我们在烦恼头发太长、在家太无聊的时候,有一群人却因为失去了工作而陷入绝境。他们大多数手停,口就停。对他们而言,饥饿比病毒来得可怕。我并不是说我们应该完全解封,只是在政策上应该记得有这样一群人。最近也有人因承受不了经济压力而轻生。

其二就是抗疫。我工作的医院在这方面的不足我就不提了,大家可以上网找资料。我个人对此不会太苛刻,毕竟我们都是第一次遭遇这样的事情,缺乏经验也是合理的。只希望各个专家能够发展出一套合适且有效的作业程序。我们政府医院的设施不够完善是众所周知的,我们也在这种环境下尽力而为了。

行动管制令给我最大的感想是自由的可贵。从前看似理所当然的事情,现在都变成难得。大家也开始领悟什么才是必要的。我期待的电影不知何时才可以观赏。我要买的衣物也不懂何时才可以购买。我要逛的书店也不晓得何时营业。爱我的人也不知会几时出现。

庆幸的是,我目前可以出门享用早餐,以及和朋友在外聊天。我也还可以写写部落格,和喜欢的人保持联络。我目前还很期盼可以去旅行的那一天。

Thursday, 21 May 2020

把照片都删了

时隔一年的光景,我终于肯把过去的照片都删除了。

为什么呢?因为手机储存量已满,这是不得已啊!

不过,我现今算是已经踏入新的人生阶段了。虽然偶尔难免会想起过去,但负面的情绪都没有。说真的,人类看待同一件事情的情绪可以随着时间和角度的不同而有变化。一年前是沮丧、抑郁和愤怒,如今却云淡风轻。

在我点击删除之前就快速翻了一遍。庆幸的是烙印在银幕上的都是大家微笑的脸孔。我心里只有满满、厚厚、暖暖的感恩。那些年,我们认真努力为彼此付出了多少青春,我无悔。如果该有点愧疚,那是因为耽误了她的人生。

可是还是会想起她啦,那细嫩的手掌,那飘逸的头发,那温暖的双唇。




Monday, 18 May 2020

还是周末值夜班

这一次晚上在产房值班,有好朋友们相伴,时间过得很快乐。虽然晚上有三场剖腹生产手术,但有新同事想要尝试当助手,我只在一旁观摩。过后,又和朋友们吃宵夜,还去内科部帮忙扬贤兄抽病人的血,一直逍遥到凌晨四点才回去工作。

我的好友们在此之前都是有能力、勤奋的一群好人。这一次她们却随着我溜达,有点不习惯,还说我带坏她们。

感恩过去两个星期能够有很好的队友,大家都说我们的团队无论是上级或下属都是三个团队中最好的。接下来的两个星期,团队会重新调整,希望我能够有合得来的同事。

*

看着你累得闭着眼在副驾座上睡着,对你充满爱怜。知道不可能拥有你,就只能珍惜与你的时光。

Monday, 11 May 2020

母亲节

这个周末是我第六次在周末值夜班,也正逢母亲节。这一次回到产科值班,压力比较大。这是因为那些等待分娩的孕妇随时都会“出事”,而晚上只有我一人值班,要看顾大约三十几个病人。

我感谢这一次我的老板们都非常亲切,能够与她们在这两个星期里共事好幸运。因为她们的和蔼,我不管遇到多小的麻烦都不会害怕知会她们。不过,这一晚很忙碌,搞得我喘不过气来。十二小时的值班我没有休歇过。

对了,去年的母亲节我还在飞回家的路上,想起那段难熬的旅程,如今似乎已忘了当下的刺痛。我有时也觉得讶异,自己能在少过一年内走出来。那可是我轰轰烈烈的七年。我从前没有想过以后要怎么再爱一个人,原来一段感情没有了维系就可以放下。原来感情是要时时保鲜的。

我只想默默地看着你的侧脸,揣摩你到底在想什么。就算是我自作多情吧。我也好久没有暗恋一个人了。








Saturday, 2 May 2020

夜班

这一次是我连续第四个周末值夜班了。我好像已经习惯这样的安排。

五月一日,也平淡地过去了。

昨天又有同事的检测呈阳性,连带八位同志一同被隔离。下一周我们又会有短缺,庆幸的是会有十多位新人加入,应该会缓和情况。

我的指导医师喜欢喝我的咖啡,接下来如果我有空档可能会尝试烘焙香蕉面包。单身一年,我开始对很多事物产生好奇,也可以自我增值。

今晚会和其他部门的两位好友一同值班,看来是无法休息了,还是聊天重要。

天气愈来愈热,果真是五月天。

Friday, 1 May 2020

单身一周年纪念

没事。我没事。

今天一大早起床泡了特制的咖啡,给了心仪的女孩。

然后到超市办货,然后买午餐,然后窝在沙发听音乐。

回忆你,回忆一年前的今天我哭得狼狈不堪。

就这样过了平凡却特别的一天。

Sunday, 26 April 2020

夜班有感

这一次是我第三次在周末值夜班,并且有时间更新部落格。我今晚只有三位病人,所以早就祈祷三位病人都能够安稳地陪我度过一个温暖的夜晚。谁知,三位病人都需要输血。不过,这也没有给我太大的困扰。午夜时分之前我就把工作做完,躺在沙发四个小时。值夜班的当儿还是会有一丝忐忑,盼望没有什么状况出现。只要撑到黎明的到来,就可以交班回家。

我最近一直有个想法,那就是要出国工作。我时而会为了此事祷告,求神为我开道路。但是我都没有具体的计划和行动。面对未知的未来,我还是没有勇气去尝试不同的路。我回想我工作半年来的点滴,若不是身边有稳固的友谊作为支持,我恐怕早已放弃。因此,我觉得我是个需要巨大支持的人。有亲朋戚友为我撑腰,我才能一步步前进。若我到了海外工作,等待着我的只有孤独与寂寞。

最近,我都在发我一年前欧洲旅行的照片。朋友们问我为什么要留恋过去,深怕我还没走出来。朋友们的关心令我感动。我其实是抱着很正面的态度去回忆这段旅行的。之前我一回国,由于沮丧的原因,就刻意地把那段记忆删除。这次当我翻看那些照片,才了解我其实去了很多地方,看了很多的风景。就算看见与她的合照,也不觉得苦涩。自己很珍惜能够与她携手旅游。感谢她在我人生留下了脚印。那些足迹也许会随着时间而风化,但不会什么都消失不见。我接受事情最终的结局,也许没有一个妥善的结束,但事后看来对彼此都好。我们之前其实一直都存有小小的问题,只是我都视若无睹深信船到桥头自然直。愿她在这疫情肆虐的当儿有神的看顾和保守。

Saturday, 18 April 2020

再值夜班

我已经连续两个周末值夜班了。通常周末的工作都比较轻松。上一次我在值班的晚上开始写部落格,来不及完成就有工作要处理。

回顾这一周,只有一天是非常忙碌的。那天可真是从凌晨四点半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半,只匆忙吃了一餐。其他的日子还不错吧。

我感谢上帝在这个部门我有一位好的指导医生。指导医生负责我们两次的测验。我上个星期三考了第一次测验,顺利的过关。其实不是我准备充分,而是他本人善良。那场测验就如一次的讨论,我没有压力。除了关于我的知识,他还关心我在部门里是否有其他的问题。

再来,我并不是一个喜欢手术的人。我不喜欢手术房里的冰冷,和里面人与人之间的冷酷。但是在这个部门我们偶尔要在手术室值班。我上个星期五就在手术室里值一天的班。感谢有位不错的医生,不会乱骂人。

我就期待今晚也可以安然无恙,下个星期也是一个好星期吧!

Sunday, 12 April 2020

值夜班

其实我对值夜班这件事又爱又恨。先说为什么恨吧,那是因为夜晚只有我一人当班,有什么事就得自己解决。因此,我往往在值班前都会紧张。那种心情不好受。如果有很多突发状况发生,我会觉得无助。所以,我都会一直祷告,希望能够安然度过一个平静的夜晚。

值夜班的好处是当天早上可以睡到自然醒,第二天下班后又可以继续睡。我觉得这就好像两天里工作一天一样。一个人值班呢,如果没有急事,是可以默默地工作,不疾不徐。如果运气好,还可以补一补眠。

这两个星期由于人手不足,大家都非常忙碌。虽然如此,程度也只不过回到十年前实习医生的情况而已。如果当年他们能够做到,自己也应该可以。我便趁这个机会提高自己的能力。其实大家都尽力工作,只有一个同事一直埋怨。最后加上其他原因大家也和他有一丝过节,我呢则和他大骂一场。

我一直以来都在思考如何应对类似的情况,因为人事关系往往是工作上最棘手的。好友们都劝我就由得他吧,这是他本身的问题。我对他几天在群组里的冷言冷语也不加理会,知道他直接挑衅我。

希望接下来的一周会更好,复活节蒙福,我的头发长得慢一些。


Sunday, 5 April 2020

疫情当前

行动管制令实施至今,开始还以为对我不会有什么影响,后来才发现是有的。这是因为我在休息日不能出门出去吃一顿丰盛的早餐,也不能看电影,也不能逛书店和优衣库。再来,我不能理发,这对我来说是件非常残忍的事情。我的头发长了就很杂乱,不能剪短会很痛苦。

工作上其实没什么影响,产妇照旧生小孩。一直到我有个刚加入本部门的同志的检测呈阳性,导致半数的人被隔离,劳动力减半。这使得我们的负担加增,但也没比五年前的实习医生凄惨。那时的医生,根本没有休息日,还要值36个小时的班。

有时会想,如果自己被隔离的话就可以休息两个星期,离开令人窒息的工作环境。但是如果被隔离,活动范围也只有在房间那几方尺的空间而已。那真是一个宅男的生活。我也许会发疯。

有时工作太劳累,心里偶尔会失衡。我会一时对被隔离的同事恼怒。我们工作辛苦,还照样被上司骂,他们却有得休息。但我始终明白这不是任何人的错,他们不是有意要被隔离,也没有人愿意染上病毒。这段时期大家都辛苦了。

我在网上购买的枕头终于送到了。昨天试用了一晚,今早起来还是觉得颈部有点僵硬,但好像没发什么梦。希望这一次我能够获得更优质的睡眠。

Saturday, 28 March 2020

三月底

我自己发现,这个月我都在数算日子。

三月初、三月中、三月底。

我痛苦地活着,却仍在痛苦中寻找一丝快乐。

人生依旧很长,委婉、迷茫。

我只能好好过眼前的每一天,不做他想。

那一晚,梦见我们复合,差点从梦中惊醒。


Saturday, 21 March 2020

三月中旬

我国实施行动管制令的第四天,我珍贵的休息日也就这样泡汤了。我一向来都喜欢和朋友聚会,就算想独处,也会在外找个咖啡厅坐坐。今天也只能呆在屋里。

早上给自己准备了早餐,想按照计划做家务然后看看书。结果一躺在床上就“昏迷”,要说熟睡也不是,就是昏昏沉沉,处于一种迷离的状态。醒来之后就点了外卖。这还是我头一次叫外卖,之前都比较喜欢到外用餐。

做了些家务,洗了澡,是时候看书了。等一下如果忍不住就开车到麦当劳买冰激凌。

我设想如果我必须呆在家十四天的话会是如何。可能几天过后就会疯了。可能可以趁这个机会读很多书。可能可以看很多电影。问题在于我身边没有家人。但是如果有家人可能会有磨擦。

昨晚打电话回家,和阿姨及父母聊了几句。自从知道他们每天都在等我的电话后,我就会在休息日拨电给他们。不知怎么的,昨天我差点脱口要阿姨把电话交给外婆。还记得以前都是这样,和阿姨说了几句就会轮到外婆。一年多了,对外婆的记忆并没有半点模糊。她生前的叮咛,还是一直在我耳边萦绕。

在妇产科呆一个月了,还有三个月。现在是时候开始准备测验了,接下来的休息日可能都要用来念书,真是悲哀。我有时会想努力地让自己变成一个好医生,但是有时只想拖着脚步上下班过日子。

昨晚,我随性地用电脑看电影。那时却想起我和她刚在一起时每个星期五晚上都会一起看一部电影。也偶然想起会有环保快吃薯片的她。

一分钟认识,一小时喜欢,一天爱上,一辈子忘记。我从前就意识到,身边的人会随着季节而更换。人生的每个阶段都会有不同的社交群,不必纠结中学时代的死党。我却不曾想过,她也会变成我生命里的过客。

Monday, 16 March 2020

Notes on Talking to Strangers

I definitely enjoy reading Malcom Gladwell’s books. It’s interesting to explore and make sense of human interactions and psychology. I first stumbled across his books last year in the library. The first one I read was David and Goliath. Subsequently I read Blink and The Tipping Point. I made notes on the first two books for each chapter, but due to some reasons I did not jot down anything for the last.

It’s worth mentioning because of Blink I started to reevaluate my love relationship, to a certain extent it precipitated the break up which was proved detrimental to me.

I was surprised to see his latest book while browsing at a bookstore and I bought it without hesitation. Here I’m going to summarise what I have learnt from the book.

First of all we all would agree it’s hard to make sense of strangers because we do not know about them. While in Blink, Gladwell talked about thinslicing which to me it’s like your innate hunch towards anything. I guess that’s how I interact with strangers too. And we always talk about how important it is to give a good first impression. We look at their body language and make inference out of it.

The three major points are default to truth theory, transparency and coupling. As human, we tend to believe whoever we are dealing with is honest. This is the crucial trust that we need to maintain an effective society. For myself, I rarely counter check the change I get after a payment. I assume it is the correct amount. I don’t always doubt what people say. Even though sometimes question raised against a person, we tend to trust the person until the point of which we couldn’t do it anymore.

Secondly, we believe people around us are transparent. As in, people show emotions outwardly according to what they feel inside. I guess this is what learnt since young. When people are lying they will avoid eye contact, fidgeting and restless. I would say in our culture most of them is true, but not all. There are people who are shy and have been avoiding eye contact all the time. Those are mismatched situations which will impair our judgement towards the stranger. Also, emotions are not universal. An example given in the book is a Middle Eastern terrorist showed no remorse because he was defiant instead of crying and repenting. It could just because of his cultural background, man shall not show signs of weakness in all circumstance.

Thirdly, behaviours are coupled to context. Suicide is coupled to the method used. Contrary to what we believe, those who have suicidal intention will not go all the way out to die. They have a preferred method. If the means to that method are removed, they are less likely to commit suicide. For example, if someone wants to suicide by jumping of a bridge, installing a safety net will deter the person from committing suicide. Our ‘common sense’ will tell us the person will find another bridge or try jumping of a building. But studies have shown this is not the case.

Well, am I better in talking to stranger after reading this book? I guess my take home message is: not judge a stranger quickly. It’s good to know the stranger a bit more. However, my hunch has been pretty right towards strangers. Maybe I will still go along with it.

Friday, 13 March 2020

三月份

在妇产科的日子实在难熬。我目前还在产房值班。由于产房是妇产科的重心,住院医师和专科都全天候轮流守着病房。在这里值班,就等同于在他们的严控之下,压力不小。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有时很空闲,却非得装得很忙碌,才不会让他们觉得我们无所事事。有时想要歇息一会儿也不行。

我每天醒来都不想上班,也无可奈何。每天就是不停地看表,期待准时下班的时候。每天上班都心惊胆跳,深怕做错了什么事被责骂,如果有更大的错误有官司的风险。

我实在不晓得我的精神方面还能撑多久。

我每天都尝试转换心情和想法,却很难驱散乌云。

希望能够安稳地度过这几个月,虽然接下来的部门也都不好过。

Saturday, 29 February 2020

二月的最后一天

下一次要在这个日子写部落格,必须是四年后了。

今天是在新部门的第一个假日,实在难熬。我们每次加入新的部门,就要有为期十四天长工时的“训练”。我个人认为这个制度是为了确保我们能够学习及适应部门的运作模式,及能在日后值夜班时处理紧急状况。虽然我不确定长工时对此有怎样的帮助。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在这段时间会很累很忧郁。

前辈们说过了这段时间日子就会好过些。也许吧,我上一次也是这个样子,快要死了。奇怪的是,这一次的工时相较于其他部门其实不会很长,还可以准时交班下班,我就是觉得心累。而且基于部门的运作方式,我随时可以歇息,这造成我逐步养成偷懒的(坏)习惯。

也许我从医学院开始就不喜欢妇产科这个部门,原因无他,就是其高压环境。再来就是那血淋淋的场面。我还是医学生的时候,有认真考虑是否应该让我所爱的女人经历这痛楚。后来基于人本身就是健忘的,直到再次亲临现场才想起当时的感受。

就是不喜欢,所以没什么动力上班。大医生和护士都很爱骂人。在某种程度上我可以理解,这毕竟是两条人命。问题是,这样的谩骂对整体而言有帮助吗?我从医学院就开始被骂到现在。大医生一直强调对妇女们的尊重,但是为什么对我们(可以说是同事)就连基本的尊重都没有?他们最喜欢念的就是我们不会主动自我介绍。我们不是不想,只是不知道时机在哪。到最后就连自我介绍这样的芝麻小事也让我们压力山大。有一些医生当我们终于找到天时地利自我介绍时,他们露出不屑的表情。当我们没有来得及自我介绍时,一些就责备我们没礼貌。矣,做人难。

因此,我给了自己借口继续烂下去。但是回头想想好像对不起自己的名声和过去25年养成的人格。从前的我很有志气,知道这里乌烟瘴气,就要留下来改变。现在呢,真的会成功吗?自己出国发展不是更好。

好吧,让我再撑一撑。

Thursday, 20 February 2020

最后一天的假期

没有想到我是会这样过最后一天的假期的。开始工作了就是不习惯,最长的假期也只有五天。以前都有两个月半的假期呢。

想念假期开始时的小旅行。我们到离市区一个小时车程的海边度假。能同时在树林和海边休闲,真是一大乐事。本来想看看书,却索性明目张胆地无所事事,看天看海看落叶。这时却难免想起她,想起我们曾到波德申野餐,想起我们曾约好以后的周末都要有小旅行,想起我好愿意与她虚度时光。躺在那里,吹着海风,思绪来回穿越。晚上到海边看满天星,那也是与她未完成之事。旅行最重要的是有专业摄影师随同,任何角度都有人帮我拍,还有后期制作。

那天也自己去了国家公园逛逛。一不小心差点撞鬼。说真的,场面不必鬼片夸张。大家都说我好胆大,自己却没觉得什么。想去就自己去啊,等什么。

来得了假期的最后一天,才发现有很多事项没完成。一早起来想到隔天要开始在新的部门—妇产科上班,就觉得昏厥。我很讨厌这种要重新适应环境的感觉,我这个阶段想要安稳些。还有,我的衬衫注定要飞落阳台,已经被风刮得落地好几次,我仍然把它挂回原处。我躺在沙发上读一本有趣的书,我去年就是读了那位作者的书,间接推进我分手的历程的。躺着,就睡着了。我就这样一直睡,感觉很疲惫。我心里知道这是忧郁的表象,是心累,是一种逃避。

对了,我的新发型又是另一场灾难。希望新老板不要挑我。

我决定把她放开。尽管回忆翻腾,我要放开。不去纠结我们曾经的诺言,不去纠结事情会不会改变。

满天星斗,过客星云。

Tuesday, 18 February 2020

内科部

四个月的内科部训练就这样地结束了。

还是那句老套的话:时光荏苒,光阴似箭。

这四个月里,经历很多,当然也成长了许多。从当初很不情愿地来到这个地方,到后来慢慢喜欢这里。

离开北海那片伤心地,我渐渐康复了。在新的地方,有新的生活。我找回了自己。时间,终究是解药。日子久了,一定可以走出来。我也为我身边的那位好朋友感到开心,她也熬过了这几个月辛苦的岁月。

对我而言,朋友们是坚强的后盾。就是因为有了你们,我还可以一步步向前走。人生最重要的还是人与人之间的感情。我失去了爱情,我还在修复和家人的关系,我有坚固的友谊。

其实,这家医院的内科部的医生们都很友善,可以说是全医院最善良的医生们了。医生们都很有耐心,而且不轻易发怒。如果有做错什么事,他们都会包容。其他的部门就不然,许多一开始先在内科受训的,到了其他部门就不能够适应,因此陷入忧郁。我即将到妇产科,希望我的抗压力足够让我度过接下来的四个月。

这四个月里,首两个月我都在适应工作的流程,剩下的两个月才开始学习内科的知识。内科的范围太广了,我觉得经过四个月的训练我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以前,我还想走内科,现在觉得要啃一大堆的书就觉得害怕。

听在澳洲的朋友说,现在要到澳洲工作必须完成这两年的训练。以前的制度是只要完成一年的训练就可以在澳洲当住院医师。如果未满两年的训练,就要在澳洲重新当实习医师。这至少解答我最近的疑惑,让我能专注在这两年的训练。当然,我会继续祷告。

恩维拉决定开始实习医生的一个基督团契。这样很好,我们实习医生们可以在这条路上相互扶持,一起在基督里成长。原来,不只是我一个人在这个阶段失去信心。我们所面对的压力,和医院里的生死离别,都无时无刻地冲击我们的信仰。

就让我祈祷我的下一个旅程,基督依然与我作伴。

Tuesday, 4 February 2020

有点难过

昨天我的心情有点低落。

原本准备和专科医生测试的病例不被接受,因为病人无法复述他自己的病历。我临时必须重新找一个病例。测试的其中一个要求是我必须负责看顾那位病人至少两天。而我这位专科医生自己的要求是我必须在他面前重新拿病历和做检查。我当下觉得很矛盾,因为我明明已经知道了“谜底”,却要假装不知道重新演示一遍。结果当然是必须重来一遍。

他其实在开始前有给我选择,看我要马上另寻病例或再花时间准备。我当然愿意冒个风险马上尝试,因为我讨厌让这个测试的压力天天漂在我的脑海里。

难过到底为了什么?我还搞不清楚。想一想,也许是因为我无法随时发挥一个医生应有的水准吧。

庆幸的是昨晚有机会和朋友吃饭捞生,郁闷能够得到一丝纾解。

今天,部门宣布实习医生的假期解冻了,因为有太多的实习医生投诉。负责安排时间表的住院医师就说我们应该好好反省。我觉得不然。我们一个部门最多只可以拿8天的假期,如果不拿,只可以等到两年后再兑现金钱。况且我们是合约制,已没有一些福利。相比之下,住院医师和专科的假期是常年的,这个时期不拿未来还有机会再拿。再者,武汉肺炎在我们这里还没有严重,我们也没有接触患者的机会,我有点搞不清楚要大家留守在医院是为了什么?说以防万一,但我还搞不清我的作用。

还有三天就是她的生日。就先祝她生日快乐吧。说真的,我们之前只一起庆生两次而已。希望她已收到我寄的卡片。希望我当天能安然度过。

上星期牧师的讲道了说要拥抱改变,因为唯一不变的是改变。嗯,我还在蜕变。现在的生活和半年前实在有点差距。我的心灵和思想还要继续地成熟。小时候听到毛毛虫蜕变成蝴蝶的故事没有现在的领悟。或许那时不懂困在蛹里的日子是痛苦的。我就再熬一熬吧,等待破蛹的那一天。

最近一直再想要不要到澳洲闯一闯。以前不想移民,是因为自视过高,认为上帝让我生在马来西亚一定有祂的旨意。另一个原因是——她。现在我独自一个人,不需要牵涉任何人。但要去异国闯又是另一番挑战。我现在基本上刚刚要复原,还没有过多的战斗力去追求更大的改变。

也许我该花一点时间祷告。

Sunday, 2 February 2020

肺科医生

我感到很荣幸能够在上个月里加入肺科团队。不是每所医院都有肺科部,而这间医院的肺科是全马数一数二的。

更加庆幸的是,这一次我们三个实习医生和住院医师都有良好的关系,使得我们在工作上相处得很愉快。这个月里,我都很骄傲地认证自己为肺科部的。就是因为大家相处融洽,合作无间,我在工作上有动力及认真学习,就算繁忙也没有怨言。对我而言,一个团队的关系对团队影响很大。

肺科部看的病例都是比较复杂的。简单的肺部疾病由内科部看就行了。虽然有很多课题我都不是很了解,但我尽量学习观摩。

总而言之,我非常享受这一个月的工作与学习。希望新的团队也能够这样。

对了,关于武汉肺炎,医院启动了应急措施。我的假期被冻结了。这是一件很糟糕的事情。

我还是很欣赏妳。

Monday, 27 January 2020

二十六岁的生日

终于来到了这一天。不知怎么的,我好像特别期盼今年的生日。是不是因为今天是年初三的缘故?自己难得可以放假。

农历新年能够见见亲朋好友是件好事。只可惜我在四天难得的假期中的头两天都昏昏沉沉,吃饱了睡,睡足了吃。我好像忽略了家人,却也没有办法。我和他们的隔阂似乎增大了。

想想我过去二十五年的生日,我觉得今年过得最悲惨。我今晚就要飞回古晋,明天恢复上班。满心期待的假期和团聚就这样结束。

今年也少了一个人的祝福。那一种痛有时会在特别的日子里更加的剧烈。特别的日子能够勾起比悲伤更悲伤的回忆。我有时在快被回忆淹没时突然看破了什么。我们不适合,但大脑始终紧抓相爱的那刻不放。那场旅行因为多了一个人让我看透了她,也让她看透了我。我们在当下都无法再忍受彼此。这是事实,唯有大脑一直紧抓这些年来的温存,细细咀嚼。在那些亲昵的时刻,我不能想象你不爱我。在那些激动的时刻,我无法想象你爱我。我们其实都有错,我最终也控制不了我累积已久的情绪。想起曾经的誓言,都觉得自己可笑。

我二十七岁的生日会是如何?我没有期盼。

Saturday, 18 January 2020

工作的意义

有人说,如果你对你的工作很有热忱,就会享受工作。我不认同。还记得多年前有个“全球最好的工作”应征竞赛,吸引了全球无数人踊跃参加。那份工作的薪金高,工作内容就是吃喝玩乐及每日更新部落格向大众推广当地的旅游景点。这听起来很不错,但是我个人认为如果你把一样事情看成是工作,无论再轻松,再惬意的事情都是累人的。

或许你觉得如果自己的爱好也是工作的话,那是人生最完美的事。问题在于你知道人生没有完美的事。可是我不否认有些人真的非常享受他们的工作。那些人是少数,也是幸运的。譬如说苹果电脑的创办人乔布斯。我十八岁那年在他逝世不久后读了他的传记,觉得他的一生可谓传奇。他是多么的专注,有着无穷尽的能量。这世间有三颗苹果改变了世界。第一颗被亚当咬了一口,第二颗落在牛顿的头上,第三颗印在我的手机背后。乔布斯是多么热爱他的工作,他把他的才华和天赋奉献给了科技时代的人类。他是幸运的,每天早上睁开眼就能跳起来继续他的工作。我一直以来很羡慕他能够拥有这样的生活。工作并不乏味,而且充满乐趣。

这些年来,我都一直在探索这个问题。虽然我喜爱念书,为什么我自求学时期就不能每天兴高采烈地上学。当年我拖着沉重的脚步上课,今时的我则怠慢地上班。行医的责任重大,我扛得很疲惫。挂在颈项的听诊器其实很重。当然,这份工作会有给我满足感的时候。当我的一点作为对病人有帮助,当我的一点贡献帮上大咖的忙;我会在刹那间误会人生很美好。不过,我总觉得就是少了点劲。每天一大清早起床,心里就咒骂亚当为什么要咬那颗苹果,害得从此以后的人类要用劳力换取食物。我的同事们都在抱怨我们的工作,想辞职不干的声音从不间断。大家都说别的工作有多好。我却认为人世间没有一份工作是不劳烦的。其他的职业看起来不错,那是因为我们不曾尝试。就如医者,有多少外人知道我们的苦。

工作就是工作,一个字——苦。

因此,若是不苦,那就不是工作。

我想这就是乔布斯的奥秘。从他的传记中我们能够发现,他并没有“工作”。他只是尽全力去做他想做的。他有他的追求。就算他被逐出自己创办的公司,他也没有失去热忱。也许打从心底他根本不在乎这一些,所以他身为总裁却可以只领象征式的薪金。“苹果公司执行长”并不是他的工作。他那时正在做的,已经超越工作的境界。那是他这一生的使命。

问世间有多少人能够有这样明确并坚定不移的使命?那些家喻户晓的传奇人物,个个都抱有自己的使命。在医学界这类人物也不少。只有持有使命,才能够看透工作;只有持有使命,才能够不计劳苦。

至于我,何时才可以突破每天的挣扎?

还记得乔布斯在史丹佛大学毕业典礼献词时说:你若还没有找到自己的热忱,请不要停止寻找。人生还很长,我是否该继续搜寻?我又想起他的另一番劝勉:求知若饥,虚怀若愚。切让我继续揣摩这人生的问题。

Saturday, 11 January 2020

2020年的第一篇

2020,宏愿之年。小学时期就听老师们说关于这个伟大的计划,我们的国家将会成为先进国。那时对我来说2020年是个遥远的未来。我用我的小手指细细数算,2020年我将会是26岁。当时的我无法想象26岁的我会是如何。

时光飞梭,转眼还有16天就是就是我26岁的生日。2020年,我们的国家还算不上是先进国,我的人生也没有处在巅峰。国家没有方向,我的人生亦然。我这人生的旱季还要持续多久?我也不晓得。总觉得我过了十八一切都在下坡。

有很多事不去想就会好过些,但是偶尔我的思绪还是会飘呀飘到那块不愉快的区域。这通常发生在我特别专注或者不是很专注的时候。当我特别专注在做某件事情的时,脑海会突然唤起那悲伤的画面——譬如说我在欧洲某处的场景。

今年,是我多年以来首次没有在年底规划新的一年。忙吧?还是已经放弃了,觉得没有什么值得期待的。也许我应该好好地一天过一天,就像耶稣教导的,不要为明天忧虑,一天的难处一天担就够了。这是很难办到的,需要很大的信心去实践。

2020年我有什么伟大的理想吗?似乎没有。

自从来到了这片土地之后,我开始学会了饮酒。以前我都不喜欢酒的涩,现在开始学会享受酒吧的氛围。自己也很珍惜每一次的小确幸,譬如说能够早下班,能够吃一顿好的,能够遇见好的人,能够看一场电影,能够看看书。

2020年,就算无法忘却2019年的伤痛,也要努力从泥沼里爬出来。我祝愿自己在这新的一年里继续收获,继续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