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 December 2019

2019的最后一个月

时间过得真快,是在回首之时。我白天黑夜不停地工作,也大概晃了两个月。进入十二月,新的工作表出炉了,我也一次过领了两个月的薪金。这个月起,我被调换到另一个病房工作,又是一个新的环境。好不如容易和我的伙伴们打成一片,便要重新和他人合作了。

说真的,团队这种东西,要大家合得来步调一致是要靠缘分的。这就好比一支球队,不是拥有高手就是强。再看看第一集的《复仇者联盟》就知道,能互补才能好好发挥。我很感恩能够成为这一支团队的一份子,在我需要帮忙的时候有人伸出援手,大家互相扶持,一起度过每一天。我每天早上起床都不想上班,我上班的动力不是老板,甚至不是病人,而是我的小伙伴们。我知道我如果请假或闹脾气,他们的工作量就会增加。我情愿加班,是为了队友。他们是一群可以和我共同进退的朋友。大家在工作上遇到困难,都会相互安慰鼓励。

我是以值夜班开始这一个月的。因此,今天一大清早,看见的不是熟悉的面孔,感觉有点落寂。我上个星期也是在星期天值夜班,那是一个灾难。那天由于晚上有很多病人被转进病房,非常忙碌。第二天一早也是一样,要为新病人抽的血液样本很多。在加上和另一队的同事缺乏沟通,我忙到了下午两点才下班。这一次,我有点担心类似的情况会重演,而且和我一起值夜班的同事也是新手,我担心我们应付不来。

感谢主,昨晚只有一个新病人,也没有病人需要急救。我们安安稳稳地抽取完病人的血液样本,把检验结果填入表格,还有时间休息。早上,趁着大咖们还没有下临时的“订单”,我便约了同事出外吃早餐。她还有些迟疑,害怕被发现。我才不管呢,有闲当然要好好利用。我们也因此写下纪录,不是每个在内科部门值夜班的医生都有机会吃顿好早餐,更何况两个新手。她昨晚提前告知我,说她抽血技巧很差,让我有心理准备。结果一整晚下来,她很高兴地对我说这一次是她人生成功抽最多血液样本的一次。当然,她留给我的都是难度高的。我的技术也不算高超,只是在没有其他人可以援助的情况下我刺了病人五次也要不屈不挠地继续直到成功为止。我们能够轻松地下班,能好好沟通及合作也是关键。

工作依旧压力山大,也无可奈何。也许这就是五千块薪金需要的代价吧。我常常这样地安慰自己,可是想到牙医及药剂师的薪金也没差多少啊,就心理失衡。我正在学习一天过一天。能轻松地过一天就好好享受吧。经过近两个月的磨练,我也慢慢地学会如何有效率地工作,是时候开始学习内科的知识了。我也得开始准备在这个部门得测试了。

我将会在圣诞节回乡!飞机票算是昂贵但也没办法。这一年已近尾声,又要开始写下新年期望和目标了。我却懒得去想,也好像没有什么好期待的。我就期望这一个能“安全无忧”地度过吧。

Tuesday, 26 November 2019

机场

经过连续八天的工作,终于迎来了四天比较轻松的值班表。四天当中有两天是休息日,一晚是夜班,因此白天都有空。家人都忙着,只有妹妹有闲暇飞过来陪我玩。之前有考虑要不要就呆在家里休息好了,过后转念一想难得有较长的空档,就把握时机来个小旅行吧。

感谢妹妹的到来,我也有机会好好当一回游客。来这里快两个月了,很多小吃却都是妹妹带我去的。能够到我素来喜爱的沙滩和大海,再到山林深处,使得我疲惫的心灵获得洗涤。虽然我的身体是累的,但心灵却在浪花中得以平静。

傍晚,我把妹妹送到机场。踏入机场的那一刻,似乎快要窒息了。我喜欢旅游,但不喜欢机场。机场总是让人精神紧绷,让人为着能顺利过关,并赶得上机而担忧。此外,就是别离的悲哀。踏入机场,我一生中所有在机场的经历再次被唤起,在我脑海里快速翻页。在槟岛的,在梳邦的,在吉隆坡的,在士乃的,在伦敦的,在曼城的,在墨尔本的,在桃园的,在新加坡的,最痛是在欧洲的,还有在多哈的。那时的心情,前往时期待见面,归来时难舍难分,对我来说一切都太深刻。有一种悲伤,伴随着我们最后一次的别离,是否该庆幸不会再有机场的挥别?那一天,我上了前往机场的巴士,你往反方向走,就再也没有回过头。



我目前的生活很累,每天上班都很压力。一整天都处于高压的环境里。

我却看见了你。你的精明能干让我退缩。我还没准备好,我还没有恢复过来。我还没有完成蜕变。就让我远远地看着你就好。

Thursday, 14 November 2019

值夜班

前天晚上是我第二次值夜班。这一次没有了第一次的紧张,却也无法在当天下午好好午睡。我一直害怕自己无法值夜班,但这两次的经历告诉我,我在晚餐喝了一杯咖啡后,基本上都可以撑到隔天下午。就如大家所说的一样,忙碌起来时不会觉得累。那是肾上腺激素的作用吧,直到停下来时才会累得昏倒。我第一次值完夜班已是中午了,我还到电影院看了战争片《决战中途岛》呢。我喜欢历史片,能让我好好感受那个时代的生活。仅仅是半个世纪,我们的生活和他们的生活的差异竟然如此大。

其实值夜班时,休息的时间相当的充裕。这是因为夜班是晚上八点开始,直到隔天中午。基本上有两天的休息时间。

值夜班的难度在于只有两个人负责看顾40个病人。我都祈祷不要有紧急状况发生。在大马医院值夜班还有另一项重要的任务,那就是为病人抽血检验。事后还要把检验报告抄录在表格上,所以做事要很快。我第一次值夜班时,并无法快速完成任务。这一次多亏有学姐的帮忙,一切都顺利。到了隔天早上,就是等待医生查房时下的“新订单”了。

每逢休息日,我都会去看电影和吃顿好的。这都算是奖励自己吧。

我的精神状态似乎已逐渐回到之前的水平,那就是常常会有一丝丝忧郁的气息。工作时,过去的回忆都会常常浮现,尤其是在澳洲的那几个月。我依旧地在过去穿梭。我眷念过去的美好,不满现今的生活,看不见未来的方向。我依然在寻找生命的答案。

Thursday, 7 November 2019

外婆的忌日

今天是外婆逝世一周年。

我哭了。

回忆起外婆眼泪就掉了下来。分离的痛苦,我从小就开始经历。最初的印象是小学毕业后,我们一家搬到了新山。那时,突然和好友们分开,自己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心里是很忧伤的。后来又搬到雪州,又再一次经历别离。再后来又搬回北海,非常舍不得雪州的朋友。此后的中学毕业,再到大学毕业,我都舍不得那些真挚的友情。我有时在想,我是否把情感放得太重了?我是否能更妥善地处理情感的事?我也觉得人长越大越难放下过去。

分离给我最大的伤害莫过于分手那次了。其二就是我外婆归了天家。这样说起来好像不太对得起外婆,好像把她的位置放在第二位了。事实或许是如此。就如我之前说过的,当初我没在外婆丧礼崩溃,除了我已有心理准备,还有一个原因是我有她。我知道外婆的逝世是必然的,但我在情感上还有一个人可以寄托。因此,我似乎继续正常地生活。

当生活开始把我压得喘不过气来时,我便非常思念外婆。

我目前工作时都压力山大,我似乎效率低下,需要较多时间去完成一件事情,可是偏偏我没有时间。我想离开的原因不纯粹是压力的问题,我开始觉得我无法胜任这一份需要很多付出的工作。我爱自己多过爱病人。这当中也牵扯了责任和安全的问题。下次我再好好说明吧。

我想说,外婆我好想你。我实在难以想象,我已失去你一年了。其实我每天都在缅怀外婆。在医院看见那些老人,我都会想起外婆。人生就是这么的苦吗?

Monday, 28 October 2019

实习医生的第一周

终于迎来了第一个休息日。我醒了又睡,到了四点钟才恢复一些精力。原本打算在休息日做的事情,因此都无法完成。

这一周,就如已经预料了四年的情况一样,实实在在地糟透了。可是,还没有到预料中最糟糕的情况。虽然被责骂是家常便饭,但有一样事情是我没有心理准备的。如果因本身的能力不足或者错误而遭受恶劣的批评,心理伤心之余也只有努力改进。更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自己成了同事的负担。从小到大我自己的事都能自己解决(失恋的事除外)。这一次我接受不了自己的工作效率竟然如此低下。我不想责怪制度,也不要以新人为借口。我要学习承担责任。

我感谢上级已给我一定的宽限,我却依然追不上。至于那些无理地泼骂,我真的当耳边风了。或许因为这样,那天其中一位医生才骂了我一天。

这一周,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胜任这个工作。做事慢是一点,很多时候我还持有医学生的态度,不敢及没有信心做决定,深怕害死病人。

那个紧抓我不放的医生,说我第一天上班就应发挥正常的作用,因为我以开始领工资。听起来是少了人性,却又没有错。

大家以前告诉我,只要我一开始忙于工作就不会想起她。我在此作出结论,这是错误的。当我被恶劣的言语攻击,受了委屈时,脑里浮现的竟然是她。我会很想听见她的安慰,就如从前一样。凌晨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时,也会挂念她。以前我都有早睡的习惯,由于时差的关系能够联络的时间也不多。这几个星期,我都很迟睡很早起,都在她活跃的时间内。

我也会想起外婆。如果她知道我在如此遥远的地方工作,又如此劳累,一定会很伤心。很想投靠在外婆的怀里,从她的怜惜里得到安慰。少了两个精神支柱,我唯有尽快让自己长大。

那天,负责管理实习医生的专科医生为我们办了一天的迎新日。她说话很讽刺,却句句到点。她对我们说了许多人生道理,我都有共鸣,因为那都是我这一两年,尤其是过去五个月不断地思考不断地钻牛角尖后得到的结论。大家才工作几天,都开始怀疑到底是不是应该继续下去。这并不让我惊奇。所以,专科医生说,不要去想这个问题因为没有好处。她也说若是真的失去了热忱就离开,但不要因为工作辛苦而放弃。

今天买了个单肩包,希望可以提高工作效率。今天也在祷告中泪流满面。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总是出现在我的脑海里。

我很庆幸你已离开我,因我目前都不爱自己了,不会有能力爱你。

Sunday, 20 October 2019

医院的迎新周

大家可能以为我已经正式上班了,其实不然。

虽然我的薪金是从两个星期前开始算计,我上个星期都在参加医院主办的迎新课程。这一个星期里,我仿佛回到了那欢乐的大学时代,每天都在上课,还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我们刚好在这里足够人数凑成大学时期的一组人马,使得我们更加回味那些年的日子。

这一周里,我终于体会到了学长学姐一直对我说的:“从蒙纳士医学院毕业的,最差的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在各项测验中,我们的表现都较他人来得好。我从前会觉得本院没有一直考试会降低学生的素质,就连大考都设在大四而不是大五。结果证明,我们虽然到处游学了一年,该会的我们都会。有的医生甚至称赞我们是最棒的医学院。不过,既然大家都是实习医生,也算是一起同在起跑线上了。

只可惜,这将会是我们最后的团契了。明天开始,我们将开始上场工作。虽然规范的工作时间是早上7时到晚上10时,我们必须提早到医院更新病历,而且也未必能够准时下班。我给我自己一个机会,用尽全力去尝试吧。

我好久没有去教会了。今天特别感谢Pat邀我参加她教会的聚会。我人生第一次在教会礼拜上落泪。我的神并没有抛弃我。我也感谢Pat主动为我祷告。

我知道,若靠我自己必然无法安然度过这两年的魔鬼训练。我知道,在我的神没有难成的事。可是,我不要只在知识的层面上认识我的神,我要经历祂大能的同在。就如牧师所说的比方,知道一家好吃的牛肉面和亲自去品尝是两回事。